連著幾天的豪雨,今天的陽光終於露臉,它笑著,對我笑著......遇熱蒸散的水氣,氤氳了失焦的眼角餘光......



今年暑假開始,我終於要擺脫推著我往書堆裡鑽的專二,為了這門課,我讀了將近二十本書,做了近百份考卷,為的只是四技二專的統一入學測驗,一直一直都喜歡讀書的我,今年把書晾著,翻都不肯再翻了,這些書,開始令我感到空虛、不踏實,明明就是自己獨立鑽研許久的知識與學問,懂了美的形式原理又如何?懂了圖地反轉又如何?清楚了圖文編排之於視覺力學又如何?弄懂了中西洋美史和設計史的紛紛擾擾又如何?成角透視的左右消點只會帶著我輕浮在這爾虞我詐不由自主的環境,展開來的視圖展不開每個人真實的面容......,我總在猜測,到底是誰又扳動了我左手小指上的尾戒?不早在去年那段聲音大了點、急了點的對話後就拿掉了嗎?怎麼還有今天偽善的對質呢?

罷了~罷了~
停一停吧!

太急的時間‧停一停
淹沒理智的豪雨‧停一停
溶化柏油的烈日‧停一停
翻了65頁的書‧停一停
沾著橘紅色顏料的畫布‧停一停
用七彩混淆視聽的筆洗‧停一停
陰乾著的白襯衫‧停一停
即將自由的夾腳脫鞋‧停一停
我‧停一停
常常扳動我左手小指尾戒的你‧停‧一‧停‧‧‧

la paus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儀子 的頭像
儀子

‧儀‧情‧別‧戀‧

儀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