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的新家還沒時間完工
也還沒時間把功能弄懂
不甘寂寞地‧‧‧我又回來發文了

'09端午。搭上經濟復甦的塞車熱潮。返鄉去



這是家鄉的地址
不必打馬賽克
不必擔心地點曝光
不必擔心有恐嚇電話
因為
這是個早已人去樓空的家



有記憶以來
回到鄉下這轆轤把式三合院
要先爬個扶桑花夾道的小緩坡
怎麼都想不到這火紅還充滿蜜汁的扶桑花
會在這個年代登上充滿鎂光燈的伸展台

在意識到自己已長大時
是發現能輕而易舉地跨過以前須要彎下身趴著爬過去的"戶登"(門檻)
那個一直以為很陡的小緩坡
其實不過就是眼前這個小到不行的坡度罷了!!



對!已經人去樓空了!!
還住在這裡的叔叔
十多年前在舊茅房、豬圈處蓋起了四層高的樓房
這老土角厝就從此人去樓空
更在大約三年前
連不太遮雨的紅瓦屋頂也應聲垮下
供在祠堂的爺爺奶奶移上叔叔家頂樓
這裡就真的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廳前簷上這片紫雲
還很努力的幫著子孫騰達著



從前穀倉的門扉還堅定地半掩著後方的殘破



鏽腐了的門環訴說著歷經的風雨



這看似滄桑木門
竟有著接近Tiffany藍的幸福色調



頹圮了遮風避雨的屋頂
連蔓藤都爬滿了土角牆一身



依稀還記得
這穀倉裡有著一麻袋一麻袋溫飽全家的稻米
爺爺偶爾還會從裡面抓出咬布袋的大老鼠
現在。叢生。雜草



轆轤把最末端的廂房。我們家的小房間
還記得那只容得下一張雙人床
蹲在房門旁尿壺上打瞌睡的夜晚
因為悶熱而汗涔涔的兒時
現在竟能站在房裡仰望藍天



這缺了孔的屋頂
無所謂了!!



這鏽了的門軌
無所謂了!!



很新鮮的"福正"
與一身斑駁的窗框
有著極端強烈的對比



曝光過度反白的鐵欄杆
塵封了過去一家熱鬧非凡的小餐廳



圓桌呢?
怎麼連水桶都還丟著
每個年夜飯都圍著的圓桌哪去了?



脫去一身鉛華的碗櫃還屹立著
幾個小碗還散落著



就算是歪歪倒倒
小凳子都還能稍微代表當時人數的待在裡頭



小時候很愛在這裡揀拾小瓦片
過不去了!!



今年
土角厝旁八十好幾的黑葉荔枝豐收
都市長大的老爺攀著鋁梯摘下好幾桶荔枝
開心的渡過一個下午



我的端午
我的老家
再如何人去樓空
那份記憶依舊
那份情感依舊
好多顆印章才能証實的地權
會一直一直是個謎
賣不掉的房子和土地
對子子孫孫而言
會是代代傳承的記憶
多開心永遠永遠都能回到這裡思念
思念過去那些很有限卻也遠遠流長的情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儀子 的頭像
儀子

‧儀‧情‧別‧戀‧

儀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